餐桌劇場

Dining table theater

 2016

Photography and Documents, Mobile Installation dimension variable ​​

攝影與文件、行動裝置

尺寸依空間尺寸而定

這系列靜物是我重新紮根並重新發現我來自哪裡的過程的一部分,尤其是那些使我的文化成為現實的傳統。來表達我對於媒材體現出的視覺產生的矛盾、酸黑古怪美學。 ​在我求學接觸繪畫與攝影之前,家裡就是開餐廳,記憶中父親就穿梭在傳統市場與餐桌盤飧之間,那是自小以來的記憶,在穿梭於廚房的父親面容因侵襲逐漸模糊蒸煙出幻覺,花式甩鍋、庖丁解牛、抓馬醃製,而最衝擊我的感官是在父親幫肉醃製入味馬殺雞的氣味,那個帶有未乾枯的血腥味就是我對台灣菜市場的直接感受,台灣菜市場生猛又具生命力的場域,地上會鋪著展開的牛皮紙箱,潮濕又柔軟,此起彼落各攤菜刀剁肉聲,變成自成一格的協奏曲,那是五感都展開的場所。

 

置入在菜市場買來的的有機物,攝影上以古典繪畫光法為畫面的處理上,我希望它們在視覺上獲得一種荷蘭靜物繪畫既視感,西洋美學植入我們台灣繪畫教程中,靜物的腐敗有機性提醒生命的有限性,觀者可以自由地在畫面上游移,相似荷蘭靜物繪畫而物件是與觀者時代鄰近的物件,進而產生共時性連結,投射出與自身生命經驗的感受與共鳴。 ​ ​求學時,最初我接觸的是繪畫,在2014年接觸攝影創作,在攝影與繪畫之間是否有相近重疊的地方。攝影與繪畫始終存在一種曖昧關係,攝影背後育含了時間特質,繪畫探究最根本是個人語彙雙方界限的消融,讓我開始想在媒材上找尋那個未知臨界處。​

- yc